ag捚蚔

祥壅ヶ婓毞踩欸羲腔菴趣岍賜秷夔湮頗奻ㄛ麂親釬峈敕躉頗腔翋厥佼匋靆瘏佷楟酴陬奻賸蔡怢ㄛ遜迵乾秪佴拊妗珋賸※輻埣奀諾腔頗醱§ㄛ※啪そ§賸竭嗣佽霰鯙捑式

  • 痔諦溼恀ㄩ 90895
  • 痔恅杅講ㄩ 603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19-11-21 14:27:48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巟條玸瘝橐朣瓥鶼饇蚨刵饒礸議聒擁兮﹝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441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47ㄘ

2014爛ㄗ464ㄘ

2013爛ㄗ79ㄘ

2012爛ㄗ773ㄘ

隆堐
ag捚蚔_ag捚蚔夥厙呼呼 2019-11-21 14:27:48

煦濬ㄩ 秏煤梇侍

ag遠捚蚔牁ㄛ《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大英博物館藏品來香港啦!展覽的構思源自大英博物館與BBC合作的廣播節目,以大英博物館藏的100組物品娓娓道來橫跨二百萬年的人類故事。有別於以往以文化區域闡述人類歷史的方式,展覽以獨特的角度回顧人類發展的軌跡,探索人類共通的故事。展品來自世界各地,這些由人類創作的物品,不一定是精美的藝術品,更多是生活用品,例如貨幣、科學儀器及儀仗用具等,當中包括在非洲發現的最早石器工具、見證最早城邦出現的伊拉克烏爾軍旗、反映奴隸販賣的五十枚「馬尼拉」錢幣、達爾文航海船上的精密計時器、日本浮世繪名家葛飾北齋版畫作品《富嶽三十六景》之《神奈川沖浪堙n,以及當代涉及同性戀維權議題的大衛霍克尼作品等。從每件物品背後的故事,帶領觀眾遊歷一次世界獵奇之旅。日期:即日起至9月9日地點:香港文化博物館專題展覽館一至五婓拻侐堍雄100笚爛腔奀覦ㄛ佸騄鰤磄諏棪窳漹彊憌炸饑滔ЙЁ衄砩砱腔珨跺槨癩﹝弊暱馱最悝賜腔蚳模悝氪煌煌桶尨蛅種ㄛ玴疚阮佽敗﹋в萋謄寥﹝

珆誨炮娸盚尌H邿輪珋測妢腔侚森童疥樆齟侀缺й遘鼛瑀亞せ玥躉源琚ζg捚蚔郔壽瑩腔岆ㄛ植昜窐剒⑴腔褒僅懂佽ㄛ傑庈秏煤笢腔妗昜秏煤岆眈勤⑸衾悼睿腔ㄛ勤秏煤腔晚暱僚瓬岆紨膝熬鶜炮靃糧購迣§炤〥﹊﹋Х峙煤汔撰腔諉薯堵諉善忒笢ㄛ羲宎陔珨謫掉變ㄛ婓涴珨砩砱奻懂佽ㄛ笢弊秏煤賦凳汔撰撿衄褫厥哿俶﹝

5堎3欶11掁16靡濂華ч爛萎倰晤傖謗郪ㄛ煦梗善囀蟹嘉﹜譴狦睿嫘昹脹華迵窒勦夥條﹜華源ч爛褪撮馱釬氪﹜詢苺呇汜誑雄蝠霜ㄛ僕趕燴砑陓癩ㄛ僕昳妏韜童絞﹝《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祌捈軞衄汃瓜情婓袗嶺巟垀澄忐15爛腔橾條呤屾笚ㄛ抻о寥勦奀蚳藷植壎隴橾模孖懂撓髓蟯眵ㄛ跤巟垀湍懂景砩﹝

堐黍(798) | ぜ蹦(790) | 蛌楷(441) |

奻珨うㄩag捚蚔

狟珨うㄩag腎翹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癆卼嗍汜2019-11-21

紾桻迻絞堔紲蚳模芢羲瓷滇藷ㄛ攝鎖腔模剆蠅觙迮觸寔黿穘龠堍蠅腔覜郅睿噹砩﹝

猁澄厥郪眽芢雄睿跺匊鰶耆閟勞誨狩猁蕞跪撰絨郪眽旆跡猁⑴﹜旆跡諒郤﹜旆跡奪燴﹜旆跡潼飭ㄛ衱猁蕞嫘湮絨埜﹜補窒赻橇俴雄ㄛ翋雄潰弝赻扂ㄛ湖禸旯奻腔淉笥閡鳥ㄛ祥剿崝Ч淉笥轎砮薯﹝

褽陳帡2019-11-21 14:27:48

忳森荌砒ㄛ儂部瑤啤堍茠笢剿埮珨苤奀ㄛ珋眒閥葩淏都﹝

祭準捈2019-11-21 14:27:48

涴岆笢薊邧源踏爛菴媼謫晚噫笛濂薩埮瞄脤魂雄﹝ㄛ笢僕笢栝軞抎暮﹜弊模翋炟﹜笢栝濂巹翋炟炾輪す婓佸騑騠憀蠅觙郅廒忳桶桼測桶ㄛ砃坻蠅桶尨轄蛅種ㄛ辭療坻蠅祥咭場陑﹜檣暮妏韜ㄛ婓掛眥詣弇奻釬堤載樓蚥祑腔傖憎﹝﹝ag捚蚔《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

麻跁栠2019-11-21 14:27:48

※靡蔚眕旯捖弊模ㄛ堋ぐ悛怹挓貌﹝ㄛ婓魂雄笢ㄛヮ假庈濂華鍰絳峈濂扽蠅楷溫賸※扂峈濂侞訧襦芺▼窗掠晁儷蟴篻那芤漞捈撘壏袉芨見炬〣蒠畋蠅統夤痔昜奩﹜寞赫奩睿鼠埶脹華ㄛ妏坴蠅輛珨祭賸賤模盺楷桯膘扢腔陔醱簷﹜陔傖憩睿陔寞赫﹝﹝擂▲臟埮奀惆◎惆耋ㄛ藝弊腔俴雄遜祤婓祫屾婃奀ぢ輓畛檄①惆窒藷妏蚚腔萇齟睿厙釐ㄛ眕摯數赫輛俴載嗣厙釐馴僻﹝﹝

卼擘擘2019-11-21 14:27:48

※堈咡3瘍摒籵陓炵苀創童腔翋猁眥夔ㄛ岆減膘怹陎籵陓蟈繚ㄛ凳膘偉摒籵陓厙釐ㄛ枑鼎奀潔苀珨炵苀﹜覃僅﹜茼摹籵陓脹悵梤囀搟皈稂棣倞恄鯓掀楛陓洘蝠誑捃厒﹜袧楚3遞銇洁ㄒ柑g捚蚔婓潸賴遠噫笢ㄛ陲蔬軝勦黃蕾楷桯袕湮ㄛ傖峈茧衄珨勀嗣佽醴嗷梉駂偭汐縛畋羲斬腔貌鰍菩綴桵部ㄛ岆※菩綴侐湮桵部§眳珨﹝﹝む笢ㄛ婓厙釐諾潔奻※珂楷秶芊敕岆惆豢猁萸﹝﹝

啞迶邞2019-11-21 14:27:48

婓拻侐堍雄100笚爛腔奀覦ㄛ佸騄鰤磄諏棪窳漹彊憌炸饑滔ЙЁ衄砩砱腔珨跺槨癩﹝ㄛ扂濂夥條哫岉ㄛ澄樵賤溫漆鰍絢﹝﹝文:香港文匯報記者江鑫嫻北京報道香港著名音樂人梁基爵近年來主攻設計新媒體樂器、創作實驗性電子音樂。在第十九屆「相約北京」藝術節上,他用頗具儀式感和震撼力的聲音裝置,在清華大學蒙民偉音樂廳為觀眾帶來了一場神遊於過去與未來之間的《順時針逆行》。「不同的媒介合體成為一個作品。希望透過這個作品,能讓內地的觀眾了解香港除了傳統的藝術家,還有一些特立獨行的藝術家。」在他看來,自己作品的觀眾,一定是開放的、喜歡追求新鮮事物的群體。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梁基爵是「人山人海」的成員之一,單曲《色盲》被收入王菲的專輯。許多歌手也曾頻繁邀請他來編曲,楊千嬅的《歌舞昇平》、陳慧琳的《寶萊塢生死戀》等都出自他之手。他還曾與鄭秀文、陳奕迅、梅艷芳等歌手合作,負責作曲及編曲工作。就在當紅之年,梁基爵卻在某一天意識到用傳統的方法來表達音樂太過於滯後,於是開始走上追求音樂與科技的聯合之路,尋找很多不同的方法去製造和呈現聲音,並於1995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六月雪》(SnowInJune),實驗新古典與電子音樂的混合與撞擊。2011年,梁基爵同一眾媒體藝術家創作了新媒體音樂演出《電紫兔/克》,並推出音樂專輯《DigitalHug》。這部專輯獲得了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2011」銅獎、華語音樂傳媒大獎2012「最佳電子藝人」,及香港傳藝節頒發的「十大傑出設計師大獎2012」。另類音樂體驗作為音樂創作之星,梁基爵前進的腳步從未停歇。今次,他帶來的媒體裝置音樂演出《順時針逆行》,以媒體、音樂表演和空間設計編織跨媒介的藝術體驗,重新解構「舊」背景,發展出「新」素材。他的團隊由歷史上第一首弦樂四重奏--約瑟夫·海登的《弦樂四重奏第一集》為起點,演變出充滿未來感的電音體驗。多媒體裝置的存在為展示藝術構想提供了多樣的可能。梁基爵說,「在這個作品中,能看到我在香港生活的感受,時間一步步向前走,但我們很多人的生活可能並沒有向前,某些方面甚至有些退步,所以就有了這個順時針逆行的概念。時間是不會等我們的,原地踏步就是退步。」此外,演出還將遇險求救信號(SOS)加入了現場的音樂和視覺元素中,強化了表演核心概念。整場演出以求救訊號作為主旨,運用肢體與空間所產生的關係和矛盾作為動力,從迷幻走到古典,從未來走回過去,以媒體、音樂、空間和裝置為這個時代的聲音作出夢幻般的回應。除了在北京的演出之外,梁基爵的另一個裝置音樂作品「忐忑」亦於五月末亮相上海,為內地觀眾帶來獨特的音樂感受。這個作品的結構以40個揚聲器作為基礎,低頻率的心跳聲令揚聲器產生大輻度的震動,使得裝置上下震盪,製造持續的撞擊聲音。心跳頻率成為了樂曲的速度,聲音在不同的時間、力度從不同的位置來來回回、反覆動盪地演奏,如同由心跳演繹的交響樂。「『忐忑』是一種反覆不安的情緒,心緒起伏不定的樣子。這個作品去過很多地方展出,也是我最滿意的作品之一。」他說,這種翻來覆去的情緒富有另一種音樂性的特質,甚至一種幾何圖像般的幻想。關於合作者,梁基爵並沒有特定的對象。此前,他曾與台灣著名導演蔡明亮合作了一部媒體裝置音樂會《一零》,以各自的藝術語言,建構出一層層人與人在城市穿梭互纏的豐滿面貌,形成一種多維感官體驗。下一個作品,他想要找一個很懂用肢體語言表達聲音的導演,一起用更多不同身體狀態去發出聲音,打造全新的裝置。未來,除了做音樂以外,梁基爵還會去嘗試用自己的方法,比如使用雕塑、畫圖等不同的媒介來展示其對聲音的理解。﹝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ag遠捚萇赽夥源厙桴假袗狟婥 遠捚粗き腎翹轎煤狟婥 郔陔ag厙桴し彆唳狟婥 韓郬軓氈部腎翹狟婥厙硊 遠捚ag忒儂諦誧傷app轎煤狟婥 郬韓d88華硊 韓郬軓氈導唳忒儂唳轎煤狟婥 ag遠捚よ耦泆諦誧傷轎煤狟婥